伶人的特權

? ? 宋高宗退居二線后,仍然不放過手中的權力,干預朝政。有一次,他設宴招待宰相級別的官員,在這樣的場合,伶人表演雜劇以娛樂是經常出現的節目。這一次,伶人裝扮成三個秀才粉墨登場。表演過程中,先問第一個秀才:你的家鄉在哪里???回答是:我是上黨人。問第二個,回答是:澤州人。問第三個,他說是湖州人。接下來,又問第一個秀才:你們上黨出產什么藥材???“我們上黨出人參?!眴枬芍莸?,澤州人回答:“我們出甘草?!庇謫柡莸?,湖州人說:“出產黃檗?!痹儐柕娜税櫰鹈碱^說:“為什么湖州會出產黃檗???藥材中最是這個東西味道苦了?!碑敃r皇伯就在湖州。高宗聽到伶人們這么一說,馬上明白他們諷諫的意思了,當即把皇伯招回朝廷,給予了閑散大夫的優厚待遇。

在宋代,伶人通過表演議論朝政、取笑官員是常見的事情。據北宋魏泰的《東軒筆錄》記載,“至今優諢之言,多以長官為笑”(今天的伶人們,大多以長官作為嘲笑的對象)。南宋洪邁的《夷堅志》也說:“俳優侏儒,周技之下且賤者。然亦能因戲語而箴諷時政,有合于古‘蒙誦’‘工諫’之義,世目為雜劇者是已?!边@句是說,那些被稱作是“俳優侏儒”的雜劇表演者,雖然地位低賤,卻能借著表演的機會諷諫時政,與古代那些能夠通過誦讀含有諷諫意味的詩歌來進行勸諫的“蒙誦”“工諫”的作法是一致的。
伶人通過雜劇表演,把皇伯所處的處境道出,比大臣直接提出建議要來得含蓄,來得委婉,也利于當權者接受。它的背后,往往還有著另一層內涵:就這件事情而言,被生活于社會下層的伶人們知曉,意味著民眾們都已知曉,它成為高高在上的權力掌控者間接地接觸民間輿論的一個渠道。既然民眾有這樣的訴求,統治者也是要重視的。說到底,它是政治開明與寬容的表現。
宋代有一句諺語:“臺官不如伶官?!币馑季褪侵改切iT負責給皇上提建議的官員,在許多時候許多事情上,還比不上伶人。這中間,最重要的原因,就在于官員提建議的時候,比較直接,就事論事,有時免不了激烈,惹得皇帝下不了臺;而伶人通過演出來提建議,則顯得很是緩和,哪怕你不答應,也可一笑了之,完全可以不以為意;同時,官員的勸諫,屬于擺事實講道理之列,未免有點咄咄逼人,而伶人的演出,則形象而生動,將問題具體化,也就更能觸動決策者的內心。
還是宋高宗的時候,有一個廚師給高宗煮餛飩沒有煮熟就獻了上去,高宗很生氣,把他關入了大理寺的監獄。正好有一個表演的機會,富于良知的伶人們就上臺展示了一出戲。兩個伶人扮演兩個讀書人偶然相遇,見面后互相問出生之年。一個說生于甲子年,一個說生于丙子年。第三個伶人就說:“這兩個人都應該押到大理寺的監獄里面去?!眴査?,他說:“夾子、餅子都是生的,和煮餛飩不熟是同罪?!备咦诼犃酥蠊笮?,就把那個廚師赦免了。
相比于諷諫皇帝的隱約婉曲,宋代的伶人對主宰政事的官員尤其是宰相的諷刺,可以說是不遺余力,入木三分。而大多情況下,這些官員對這種情況也是無可奈何。而且令我們注意的一個現象在于,這些伶人的表演,甚至會影響到人心的向背,從而給當事人帶來極大的壓力。
王安石被封為舒王后,被祔祀于孔廟,這是歷代名儒才有的待遇??鋸堉幘驮谟?,他的位置居然在孟子的上位,正好和顏回相對。這件事,實際上是他的女婿蔡卞主持的。伶人看不過去,正好在皇帝面前表演,就借此來了一場戲。他們把孔子擺在上座,孟子和王安石侍奉在側面??鬃用钏麄冏?,王安石就作揖讓孟子到他的上位,孟子推辭說:就天下最尊貴的東西來說,爵位就是其中之一,我僅僅是個公爵,而您貴為王位,何必謙虛呢?于是,王安石就讓顏回到上位,顏回說:我是個身處陋巷的平民,一輩子沒做什么大事,您是當代有名的儒者,這么推辭就有點過了。王安石于是坐在了上位。結果孔子也坐不住了,也避開了自己的最上座。王安石驚惶地作揖說:不敢。來來往往定不下來。這時子路在外面,氣憤得受不了,就直接到了祠堂,拉住公冶長的胳膊就出來了。公冶長做出十分窘迫的樣子,說:我犯了什么罪?子路責備他說:你怎么全然不去救助你的丈人(公冶長是孔子的女婿)呢?你看看人家別人的女婿。這明顯就是諷刺蔡卞了。這么一表演,朝廷大臣也覺得不符合禮節,所以后來,每次皇帝到學??疾斓臅r候,就先用屏障把王安石的塑像遮蔽起來了。
伶人對現實的嘲諷之所以能起到一定的作用,與曲藝行業的諷諫傳統有關,如前所述,春秋時就有“蒙誦”“工諫”的作法,這基本上可以理解為在朝廷與民間之間留下了一個緩沖地帶,這個地帶的存在,對統治者是有利的;同時,越到后來,隨著專制政治的加強,它往往也會成為對當事人的度量的考量——連伶人的婉曲勸諫都不能接受,那是沒有氣度和容量的表現,自然會引起人的不屑。中國人歷來重視民議,歷來重視青史留名,倘若因為此事而給自己身上抹上污跡,那是不劃算的。正是這些,卻又恰恰給政治提供了開明的氣氛——文藝節目敢于諷刺什么,常常是一個時代氣候的反映。
宋代前期,在這方面是很為寬容的。比如,宣和年間,童貫帶兵打仗,結果失敗而狼狽逃竄。有一天還是皇帝舉行宴會,教坊上去表演雜劇。他們裝扮成三四個婢女的形象,可是裝扮卻都不同。其中一個額頭上有一個發髻,說是太師的家人;有一個梳了兩個墜在兩邊的發髻,說是鄭太宰的家人;還有一個滿頭都是髻,說是童貫的家人。問他們緣故。第一個說:太師朝見皇帝,這是朝天髻。第二個說:我們家太宰祭祀完了后回到了家里,這是懶梳髻。到了童貫的家人,說:我們大王正帶兵打仗,這就“三十六髻”?!叭佟敝C音“三十六計”,就是“走為上計”,明顯在諷刺童貫的逃跑了。在皇帝面前敢表演這樣的內容,那是冒著一定的風險的:童貫是徽宗極為信任的人,讓他帶兵打仗也是徽宗的主意,這樣的雜劇,就不但是諷刺童貫的無能,也是含蓄地指責徽宗的用人不當了。但無論是大臣,還是皇帝,都沒有過于計較,哪怕朝政腐敗,這點雅量還是存在的。
我們都知道蔡京是個大奸臣,他甚至說過“既作好官,又要作好人,兩者豈可得兼耶”這樣的話。但到了宰相這樣的位置上,他的度量也還是有的,這同樣表現在對伶人的寬容上。崇寧二年的時候,他提出了把零碎的十文錢全換成一個值十文的大錢的建議,結果民間很是不便。伶人就從現實出發,裝扮成賣漿的,有人投了一枚大錢,飲了一杯,讓找錢。賣漿的說,市面上還沒有錢,讓他繼續飲,那個人又喝了五六杯,鼓起肚子說:如果讓相公造出一百文的大錢,那該怎么辦???皇帝聽到后,法律就因此而改了。蔡京也沒有說有其他表現。
但到了南宋偏安一隅之后,國勢日衰,政治氛圍也便轉向了嚴酷,伶人雖然還是繼承傳統繼續做一些諷諫時政的事情,但自由卻受到了限制,而且往往還會遭到懲罰。史彌遠任宰相的時候,權勢熾人,他讓李知孝、梁成大等人作為他的鷹犬,打擊那些與他作對人的。而那些無恥之人也趨炎附勢,投機鉆營,以求升官。有一次,皇帝設置宮宴的時候,伶人出場了。有一個伶人拿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,使勁在那兒鉆,鉆了很長時間不能鉆開,于是嘆息說:“鉆之彌堅(越鉆越硬)?!绷硪粋€伶人打他的頭說:“你不去鉆彌遠,卻想鉆彌堅,當然鉆不進去?!边@是赤裸裸的諷刺,在座的人都非常害怕。第二天,毫無氣度的史彌遠就把伶人打了一頓趕出境內了。
還是史彌遠做宰相的時候,在府內設宴,讓雜劇伶人表演。其中一個扮成士子的形象念道:“滿朝朱紫貴,盡是讀書人?!迸赃叺囊粋€人說:不對啊,應該是“滿朝朱紫貴,盡是四明人?!边@很顯然是諷刺史彌遠這個四明人任人唯親了。自此之后,相府里面再擺宴,再也不表演雜劇了,這種情況持續了二十年。
總體來看,伶人之所以能用雜劇的形式仗義執言,婉曲諷諫,除了傳統的原因,主要還是要看時代的政治氣氛。但有一點同樣重要:伶人的表演要生動,要幽默,要機智,從以上所有的例子中,我們都可以看到,在相關的表演中,他們將詼諧、風趣和時政融為一體,戲謔調侃,恰如其分,這又考驗到伶人們的才能和智慧了。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江苏老快3遗漏